首页 > 之间生态 > 雕艺 > 相关介绍 > 新闻详情

“中国木雕第一人”黄泉福:为接班人犯愁

2016-06-28 11:08:11 来源:雕刻艺术网

分享到:

18岁那年,黄泉福走进了老家惠安张坂镇的一家木雕厂,开始了他的学徒生涯。那时,尽管石雕厂、木雕厂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多,但是,几乎每个乡镇、每个村都有大批学习雕艺的人。黄泉福虽然18岁才开始学艺,但是打小就天天呆在村里的木雕厂里,看着老师傅们整日敲敲打打。

在那个年代,学徒拜师学艺之后,通过师傅的口传身授,往往须苦练三年五载方能出师。这一过程既苦又累,经验积累的方式原始,进展也缓慢。但是,大部分人都能坚持下来,因为雕刻在当时算是一门很体面的手艺,收入足以养家。

到了黄泉福当上师傅开始招收徒弟时,他才发现,愿意学习雕刻的年轻人越来越少,而且热情也在慢慢消逝。黄泉福认为,这是雕刻产业发展的土壤在慢慢变差的缘故。以前雕刻是门好手艺,但到了现在,人们的观念在改变,雕刻这样的粗重活,慢慢就没有人愿意干了。

千年雕艺面临失传

上个月底,在首届惠安雕艺精品拍卖会上,他的一幅白玉作品《皆大欢喜》拍得619万的最高价。然而,这位被誉为“中国木雕第一人”的民间艺人,如今最困惑的却是,一旦自己哪天老了,一身精湛的技艺,将面临没有接班人的窘境。因为能让黄泉福看上眼的,至今没有出现。

在黄泉福看来,惠安雕刻工艺经过上千年的积淀,传承祖辈精湛技艺的,一类是普通的工匠,另一类则是能够将雕刻工艺融入自己的创作思想,创造出带有思维性艺术品的艺术家。只有后者,才是惠安千年雕艺精髓传承并能发扬光大的保证。令黄泉福担忧的,惠安雕刻目前缺的正是第二种继承者。

黄泉福的担忧已经开始在惠安雕刻业界显现。学徒骤减和人才紧缺,让这门拥有1600多年历史的雕刻工艺有失传的危险。

李肖男是惠安雕刻艺术学会的常务副会长。从去年开始,李肖男对上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、真正在从事雕刻技艺行业的男性人数进行调查。调查的结果显示,目前尚不足百人。李肖男认为,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。

面对记者,她反问了两句:“上世纪80年代后的如此,那上世纪90年代后的情况是不是更糟?如果将来老一辈艺人都退休了,那上千年积累下来的惠安雕刻技艺精髓还有谁来传承?”

改变传统授艺办学校

从9月份开始,李肖男就在为拍摄《惠安雕刻世家、雕艺名人》电视专辑片的事宜,奔走于县政府和各职能部门之间。既然惠安雕艺面对的潜在传承危机已经不可改变,李肖男的心愿是,希望通过拍摄专题片,让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个话题,对其注入更多的文化支持,以增加雕刻行业的吸引力,重塑惠安雕艺千年传承的土壤。

李的观点是,现代科技的发展进步,使机械化工具代替过去珍贵的传统手工雕刻技艺已经不可避免。像从传统石雕产品派生出来的墓碑石产业,从设计到生产,几乎都已经可以通过电脑和机械化来操作完成。相比之下,年轻的学徒往往更愿意选择学习简单的机台操作,而不是漫长而辛苦的手工雕刻之路。

惠安雕艺所面临的危机开始被业界所重视,不少企业老板慢慢意识到,不能只顾眼前利益,应该为后继的传承和发展做准备。

从今年开始,惠安一些石雕企业就相继提出构想,准备斥资建设雕艺研发机构,改变传统拜师学艺的工艺传承方式。比如,和祥石刻就有意向独资自建一座惠安石雕艺术研讨中心大楼,除了收集国内外相关信息进行研发,设计出最新的石雕款式外,还将与国内外石雕石艺大师展开合作,进行人才的培养。

在惠安创办一所雕刻学校,成为各界人士的共识。同样是雕刻之乡的河北曲阳,早在1983年就办了所雕刻学校,现在根本不愁后备人才。不少雕刻企业老板希望,惠安也能引入这类人才培养模式,通过政府主导、企业参与办校。当然,单靠企业之力是远远不够的,政府应该对此进行投入。

台湾艺术家蔡楊吉的木雕艺术作品

第四届中国国际沉香展